下城区│母亲肝癌晚期,或许是最后一个团聚的春节,她忍痛放弃、坚守在社区

广告位

“我两三天没跟母亲视频了,因为我到家就已经晚上七八点钟,会把弟弟的小伢儿吵醒……我今天一定要打个电话回家。”电话里传来抽泣的声音。电话那头,是下城区文…

“我两三天没跟母亲视频了,因为我到家就已经晚上七八点钟,会把弟弟的小伢儿吵醒……我今天一定要打个电话回家。”电话里传来抽泣的声音。

电话那头,是下城区文晖街道和平苑社区的书记姚亚琴。就在1月28日,她刚收到弟弟的微信,看着手机那头的母亲在过七十大寿,“母亲70岁了,但是……”

但是,母亲被诊断出了肝癌晚期,医生说,可能只剩几个月了。

疫情的爆发,打乱了姚亚琴原本的计划。原本她早早地就跟组织报批过要回桐庐陪母亲,但最后,她还是决定留在社区,守好基层防疫的这一岗。

“社区工作人员要当好‘专家.,传达最新、最准确的消息”

下午四点半,我们跟姚亚琴联系上的时候,她刚完成一轮排摸回到办公室。从早上8点到晚上8点,一直忙碌,已经成为她这些天的常态。

这两天,一到早上7点,姚亚琴便守在电视前,一边做早饭,一边收看最新的全国疫情动态情况。看图表的色块、数据有无变化,同时也关注着疫苗研发的最新进展。

“我跟小伙伴们说,一定要掌握最官方的数据、知识,因为每天都可能有很多居民、物业工作人员前来咨询,自己一定要当好‘专家’,传达最新、最准确的信息,安抚老百姓。”

到了早上8点,她便戴好口罩,准时出现在社区。白天,她带领着“武林大妈”们,奔走在各个楼道,为每一户居民筑好平安防线。

大年初一上午9点,一小区的“武林大妈”在排查中发现疑似有武汉籍人员,但不清楚具体在哪一户,便第一时间向姚亚琴报备。虽然有点担心,但她还是保持镇定,戴上口罩,拿着纸笔,对该楼幢所有住户一家一家走访核实,最终确认到目标,并通过大量解释宣传工作,促使该住户自行居家观察。为了方便沟通,姚亚琴还与他们互加了微信,每天至少2次向他们了解相关情况,询问生活所需,并最大限度提供帮助,让他们感受到社区的关怀与温暖。

由于工作量大,即使到了晚上,她也常常错过饭点。 大年初一,家里准备了团圆饭,等姚亚琴下班回家。实在等不住了,大家才开始开动,半夜才到家的姚亚琴,就着剩饭剩菜随意吃了一顿。

“先把社区工作做好吧,等大家都安了心,我再回家。”

同事们也都发现了,他们的姚书记,这两天会偷偷红眼眶。

“年前我把妈妈接过来住了一个礼拜,她总说肚子痛,结果去医院检查出了肝癌晚期……”姚亚琴顿了顿,继续说,“我们都瞒着她,还好她不识字,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药。”

唯一认得的是止痛药,因为母亲最近吃得比较多,姚亚琴也总在电话里叮嘱母亲“痛了就吃止痛药,不要忍着,你这是炎症,要好好地养,你要听老大的话。”

姚亚琴是家中的长女,她的弟弟一家在桐庐老家陪着母亲。春节期间,由于她“失约”了,只好通过弟弟的微信视频或者电话,看看母亲、听听母亲的声音。

她说:“先把社区工作做好吧,等大家都安了心,我再回家。”

通讯员│马吕骞 包婷 刘成

特别声明:本文为“头条号”作者“都市快报”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作者观点,文责由该作者承担,好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关于作者: 都市快报

生活因温暖而美好!都市快报为您提供新鲜、实用、有趣的资讯。

为您推荐

广告位

发表评论

* 评论将经过人工审核以后才会展示

0 条评论